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生活偏方 > 夫妻生活

「我救不了你,精神科才行」对那些深信自己得HIV的人,其实医生是想这样说...

时间:2016-04-02 18:17:13  来源:  作者:

网路资讯充斥著关于性病症状的描述,让人不想注意都很难。描述的句型常是这样的:「HIV感染的症状包括发烧、淋巴结肿、腹泻、皮疹等,如果你出现上述症状,有可能是感染HIV。」

这样的逻辑是有问题的。会有发烧、淋巴结肿、腹泻、皮疹的疾病,有几百种,HIV感染只是其中一项,用任何一项、两项、三项症状来预测HIV,都是非常不淮确的。遗憾的是,很多读者花费可观的时间做这样的白工。读者检视著症状表,回想自己是否最近有这些症状,额头温热可能是发烧、脖子摸到一粒可能是淋巴结肿、某晚排便变稀符合腹泻,任何一吋皮肤若是出现红点就认为是疹子,硬要对号入座。至于食欲不振、疲倦、体重减轻,这些其实是紧张焦虑所引起的症状,也刚好可以推给HIV。

症状千百种,勿对号入座

读者可能会试图用网路问答澄清自己的症状是不是HIV引起的。弔诡的是,当丢出的问题是:「我的某某症状可能是HIV引起的吗?」不管某某症状是手脚麻、掉头髮、皮肤脱皮、指甲龟裂,网路的答案几乎都会是:「有可能是HIV引起的。」

这样的答案不够完整。HIV是跟著感染者活一辈子的,人的一生可能出现千百种症状,HIV就可以跟千百种症状扯上关系。HIV发病末期未治疗可以手脚麻、掉头髮、皮肤脱皮、指甲龟裂,但是不适用于这位才刚刚发生性行为没几天的读者。而引起手脚麻、掉头髮、皮肤脱皮或指甲龟裂的其他一托拉库常见原因,全部在回答中被省略。假如问题改成:「我的某某症状是HIV引起的机率高吗?」那么答案一定都是:「不,机率很低。」

走进诊间:双方预期的落差

要在陌生医师的面前公开自己隐私,需要很大的勇气,因此对求诊的结果会有较高的期待。求诊者选择看诊医生,常常不是随机或随性的。从网路上可以查到医院和医生的口碑经历等,也可能从亲友得知对医生的印象。终于决定挂号对象后,最大的期待通常是:「我会遇到一个好医生」。

怎样算是好医生?因为诸多担心而就医的人,期待一位有耐心爱心,愿意倾听谅解和详细说明的医生。求诊者期待,医生在听完自己的侃侃而谈之后,能不带异样眼光的表示了解和接受,然后提出合理的解释和说明,做出进一步指示。

可是在至少40到50人候诊的门诊场合,每人平均只能分配到5分钟左右,医生可能没等患者讲完就打断或插话、没听完患者全部描述就急著做结论、在患者讲到一半时转身接电话或处理其他事情、话语太过急促或简短让患者觉得医生不耐烦、没仔细检查患者担心的身体部位、检查隐私部位时没有支开不相干人士等,林林总总,走进诊间,往往就是「好医师」印象扣分的开始。

上述这些事情,求诊者大概还可以用「医生很忙、时间不多」的理由说服自己勉强接受。如果以下状况发生,就可能导致信任感的崩解:

一、言词或表情露出嫌恶:例如「既然敢偷腥,就要承担后果」这类的话,或是没讲话但是摇头或皱眉头。

二、充满负面情绪的冷言冷语:例如「你是医生,还是我是医生?」; 「我已经告诉你没病,你又不相信,还来看我干什么?我没什么能帮助你的。」

三、淮备赶人:例如「跟你多讲也没用,外面还有很多病人在等,请把机会让给这些更需要的人。」; 「反正怎么讲你都不相信,请找别的医生吧。」

遇到这些状况的求诊者,心裡当然不好受。共同的疑问可能是:「为什么医生这么嫌弃我、不相信我?」

虑病族:挫折的医病关系

精神医学上有种病症叫做「虑病症」,有研究显示3%的一般门诊病患其实是虑病症患者,在此简称为「虑病族」。

虑病族极度担心自己可能罹患某种严重疾病,例如癌症和HIV感染。虑病族会主动监视自己身体的变化,即使出现微小的变化也当做「症状」,认为是严重疾病的警讯,藉著自己认定的「症状」推论已经得到这项严重疾病了。虽然医生评估后一再保证患者没有所担心的严重疾病,虑病症通常还是会持续,虑病族可能换医生求诊,希望有医生能够证明自己的担心是正确的。

容易被当成「症状」的身体变化,包括肠胃不适、头痛头晕、疲劳倦怠、食欲不振、手脚发麻等,这些症状,其实是本身的忧虑影响到自主神经而引起的,可是因为癌症和HIV的千百种症状裡包含上述这些症状,虑病族就紧盯著癌症或HIV开始长期担心,无法摆脱忧虑,可以长达六个月以上,明显影响到日常生活。

虑病族担心身体症状是重病徵兆,心思几乎全放在身体上,会经常检查自己身体每个细节,试图收集资讯做出自我诊断。忧虑HIV的虑病症患者,经常照镜子观察口腔和舌头有没有白点白斑白毛破洞等(担心有念珠菌)、摸遍身体寻找肿大的淋巴结、观察每吋皮肤寻找红点红线,一旦有所发现就极度担心,会因此去就医。

但就医时,许多虑病族又会质疑医生的诊断,认为医生所说的「没病」证据不充分、无法採信。虽然如此,虑病族仍需要频繁的向医生或亲友寻求保证「自己没病」,以减轻焦虑,这样的举动很容易让虑病族被周遭人视为「麻烦」,讲不听、劝不通、想不开,让彼此关系陷入困境,虑病族本身则常认为自己承受的痛苦折磨没人重视和相信,在经历多次挫折后,不再信任医生和亲友。

虑病族常在肠胃科、神经科、感染科等处反覆求诊,其实最需要的是精神科医生提供心理和药物方面的治疗。但是虑病族无法接受这是心理问题。假如各科医生没有一套具说服力的说法,就贸然建议转介精神科,患者会认为医生把自己当成疯子,在伤心或愤怒的情绪下,转往下一个各科医生,可能要很多位医生都异口同声说看精神科,或是遇到能让虑病族信服的医生,才会愿意接受去找精神科医师。最后只有少数虑病族到精神科接受治疗,其他人就继续游走于医院,在自己的「有病」和医生宣称的「没病」之间拔河。

几年前被渲染的中国「恐爱瘟疫」和「阴滋病」,其实都是虑病症。

医生的困境

我们再回头看看文章开始所描述的不愉快场景,就会比较容易了解医生在想什么。

当担心得到性病的求诊者,走进诊间时,医生其实透过患者描述的性行为、症状和检验结果等资料,很快就可以区分出哪些人是真的需要担心性病和HIV,哪些人其实是虑病族。假如是虑病族,医生心中想的是:「如何能让患者觉察到自己是心理问题,藉此转介到精神科?」

从这一刻起,求诊者和医生的天线频率就在不同频道了。医生开始打断话头,说著:「你太紧张了,其实身体没有问题,可能来自心理因素」,患者的理解却是医生没听懂自己担心的身体问题,于是继续补充身体如何不适。这像是一场「身体对上心理」的不公平辩论赛,医生有专业知识但是没有足够时间,患者努力为自己辩护却得不到认同,双方鸡同鸭讲、各说各话,最后医生的火气上升,不理性的话脱口而出,落得不欢而散。

如果时间极度充裕,医生对于虑病症也有所认识,最好的处理方法是从事件的源头开始回顾患者一路辛苦的经过,表示理解和接受,然后把虑病症的来龙去脉,慢慢的解释给患者听,让患者知道这样的情形已经有很多人经历过,光把焦点聚集在身体症状或屡次检验的结果,而不去解决罪恶感和羞愧感引发的心理反应,那就无法真正获得解决,只会一直是有猜不完的症状、怀疑不尽的检验结果,还有逛不够的各科医生。

即使这样苦口婆心,患者仍不见得就会接受。何况如果这样聊下来,门外候诊的患者都要等到跳脚、去投诉院长了。我在门诊看过几位虑病族,今天花了将近一小时解释,下星期又回来问我同样的问题:「手上长了一粒红点会不会是HIV?」怎不令人气结?难道又要再花一小时重头解释吗,要是每个星期都来怎么办?

没办法,虑病族需要频繁的向医生或亲友寻求保证「自己没病」,以减轻焦虑。医生必须持续的投资极为可观的时间和耐心,才能建立互信,在目前的门诊制度下,医生就算再有耐心,也不能不考虑到其他候诊病患。口气不佳、言语冷淡,不是暗示医生嫌恶求诊者,而是投射出医生自身的无助和无奈。成功不必在我,「请放我一马吧,我救不了你,要精神科才行」。其实医生是想这样说的。

心之谷的经验整理

在心之谷答客问运作的5年裡,回答了逾万则留言吧,估计至少7成来自虑病族。我要感谢这些留言,让我有机会从许许多多个片段裡,拼凑出一个个读者没讲清楚的故事。乍看之下只是关于医学常识的问题,其实隐藏在文字背后那些忧虑,才是重点。心之谷版主是网路上的医生,答客问会有快速的回覆,可以让虑病族一再寻求保证,真是再好不过了。因此读者蜂拥而至,许多人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留言,永无止尽,让版主回覆到手软,最后必须关闭答客问。

从5年来这么多留言,可以归纳出以下几点观察心得:

    一、这么多读者拿著放大镜观察自己症状,如此担心HIV,可是从未有留言说,真的验出HIV阳性。

    二、这么多读者不惜血本反覆做各种检验,如此担心HIV,可是从未有留言说,真的验出HIV阳性。

    三、这么多读者为了自觉症状遍访群医,如此担心HIV,可是从未有留言说,真的验出HIV阳性。

这么多年来,心之谷有些读者分享了过来人经验,劝告后进不要再重蹈覆辙了。他们的建议是:

    一、相信心之谷的资讯,不要再东查西查,受困于矛盾的网路资讯中。

    二、满12週检验阴性,就此打住,不要再质疑检验淮确性,否则永远没完没了。

    三、找精神科医生聊聊,面对自己焦虑的源头。

 

上一篇:染淋病...女人变多、年龄变小

下一篇:厨房浴室炒饭 尝鲜的下场可能是…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